風の結
Luc
二次元沉迷是绝症。至少,请让我在死因栏填上你…们的名字。
…糟糕,写不下= =|||
 

《天エド相性五十问(下)》

Lofter要绑手机才能回复评论…就在这里谢谢留言的太太们啦(合掌

声明:还是只限自迦,有脑洞和私设。

上在这里http://charllllotte.lofter.com/post/1741cf_ef22a830


28、你有多喜歡對方?

仇:(挑眉)不用我对你说第二遍了吧,共犯?

藤:我是觉得在监狱塔说得很充分了没错,但光我记得也没用啊……

仇:(好笑)无所谓,本来也不是什么有用的东西。

尺:(凝视两人片刻,接到藤丸疑问的目光,忽然展颜一笑)首先,master,您不认为应该先定……

藤:(迅速交叉双臂比划了一个大大的X)No more WiOipedia PLEASE!...

《天エド相性五十问 (上)》

完结撒花!谢谢太太们的留言

下在http://charllllotte.lofter.com/post/1741cf_ef2ed98b 

顺便没有后五十啦,Master的肝和肾都已经献祭了,请善待咕哒硕果仅存(?)的胃(?!)

声明:有私设和脑洞,一切都仅限自迦。御主当成咕哒夫咕哒子都行。

1、請問你的名字是?
仇:巌窟王。
尺:天草四郎,算上曾用名的话还有益田时贞,言峰四郎什么的。
藤:(嘀咕)这温度差……天草,后面你先说行吗?
尺:(笑眯眯)您觉得会有用吗?
藤:呃,也是……
仇:下一题。

2、年齡是?
藤:对英灵来说这题还真微妙呢。只能说肉体年龄?(嘀咕)怎么听上去有点糟糕。
尺:16岁。
仇...

《【笔记】监狱塔,第四夜》

个人用资料。非下划线的都是可以不用看的自说自话(

翻译引自巴哈,非常感谢(合掌) 除非特别注明,都是狛爵台词

第一夜

*************

第四の扉・神は語らず

【梅爾賽苔絲:

我認為平常是更加享受著的感覺。......誒? 不是嗎?

很爽快,和這說法好像有點差別,以他本人來說是享受著的,該這麼說嗎......

不過,今天好像有那裡不太一樣。仿佛是非常粗暴的感覺......


avenger:

............起來了啊。去第四場裁決。不要耽誤了。】


——在这个时点能作为参照物的只有空境,不过平时的,“只是存在就会吸引恶意”的状态,是...

《【笔记】监狱塔,第三夜》

个人用资料。非下划线的都是可以不用看的自说自话(

翻译引自巴哈,非常感谢(合掌) 除非特别注明,都是狛爵台词

第一夜

***********

第三の扉・螺湮城の怪

【讓女人如此寵愛的照顧感覺如何呢?並不是討厭的心情對吧。】


——咳我就想说原文应该比较不耸动一点但这偷税的笑容是要怎样啦……


我向你那呆愣的頭腦詢問一件事。---你有貪圖怠惰過嗎?

知道仍有數件尚未完成的事,卻不去面對,不去努力,有過沉溺於安寧誘惑的經驗嗎?

並非作為構成社會的齒輪,僅僅追求自我的快樂,有過如此此行動的經驗嗎?

啊啊,行了。不用回答。現在的你恰是那樣啊。】


——膝盖……膝...

《【笔记】监狱塔,第二夜》

个人用资料。非下划线的都是可以不用看的自说自话(

翻译引自巴哈,非常感谢(合掌) 除非特别注明,都是狛爵台词

第一夜

***********

第二の扉・煉獄の悪魔

【.....啊啊,對了對了。要躺在這牢房的床上也無所謂喔。

等待救贖之手從不知何方伸出,冀望奇蹟的同時如雛鳥一般張著大口也行。

那是最簡單的結局了。各種事,都會自動(automation)的進展。】


——救赎,奇迹,简单的结局。

啧啧。

当然有鼓励guda的意味在,不过,跟原著梗结合起来也很美味!伊夫堡里最熟悉的场所什么的……

顺便贴一张带表情的截图。34号这梗真是痛得好美味……!

是说监狱塔的...

《【笔记】监狱塔,第一夜》

充斥着偏见,执念与自说自话的个人用资料。非下划线的都是可以不用看的碎碎念(

翻译引自巴哈,非常感谢(合掌) 除非特别注明,都是狛爵台词

有疑议或者认为特别重要的台词我会贴原文上来。不过工程真的很大哪里能找到日文文本吗……qAQ

第二夜

第三夜

第四夜

***********

監獄塔に復讐鬼は哭く

——哭く:声を出して泣き叫ぶこと。国服翻的好像是哭泣?应该还是”恸哭,号哭“更准确一点。

剧情里这人从头哈哈哈到尾这点,配合标题,真是耐人寻味啊(愉悦。

***********

第一の扉・黒髪鬼


——章节开始的释题。别移开视线,Know yourself, know...

《痕迹问卷 Side E》

说好(?)的狛爵篇。看到题目的时候明明突然兴奋.jpg,到落笔的时候就一脸血了,炸。连用来放松的最后一题都这么难搞,动作戏真是要命((

感谢菲太的鼓励和监修!虽然我最后不过开了开车库门就跪了……(捂脸

ps.下次(?)想写通常运转的小神父……

pps.直感告诉我狛爵要进新年日替池……等待且希望(合掌

*************************

4. 小径分歧点 

海水一样蔚蓝的矢车菊,牧羊少年王冠上纯洁的白百合,四根刺的嫣红玫瑰,知更鸟衔来的黑醋栗花。 
苍白的手指温柔地擦干少女的长发,用月牙一样弯曲的象牙梳子梳起发辫,再编进花朵与太阳一样耀眼的金线...

《痕迹问卷》

1. 液体;2. 笔/墨;3.纹身;4.穿环;5.缚痕/擦伤;6.割伤;7.吻痕/淤青;8.咬痕;9.自选

*随便挑了几题来玩

*西皮在心中,就算不甜也要打tag(滚

*虽然气场差蛮多的但是狛爵篇在这里


1. 受膏
空气中弥漫着薄紫的烟雾。 
 
——叫神因我们而得荣耀。 
 
既是祈祷,也是借助拥有最广泛信仰的魔术基盘进行的圣别,祝福以己身盛装天主荣光的器皿。 
 
——那在基督裡堅固我們和你們,並且膏我們的就是神。 
 
芬芳的油膏缓缓滑下少年明净的额头。 
待望已久的时刻就要到

*就是个段子

*谢谢小神父愿意来我迦qvQ 谢谢汤圆桑帮我带他回来qvQ 等待且希望狛爵!(还有这样一来七章吾王召唤的英灵们只差巴御前啦……qvQ 

*理论上来说是153之后

*总有一对西皮能让人觉得即使用补魔梗作弊也在所不惜【x 但用了也还是开不出车库就是了……(捂脸

********************

在Master之后,复仇者也归来了。 
天草知道,自己一定是天文台中最早察觉的人。 
并不是气息那样熟稔而令人亲切的东西,而是哭泣前脊背上窜过的恶寒般,不容置疑的存在感。从虚无中骤然闪现,像是黑暗中亮起星火——或者垂落比黑暗更浓重...

《西皮问卷》

一、你喜欢的cp和原作有冲突吗?

冲突是……什么意义上的冲突?
被原著拆西皮的话简直不要太多……原著里互看两相厌相杀不相爱的西皮我也不是没萌过,呃(。
不过后者我多半萌的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西皮就对了otz


二、原作中两人毫无交集的cp你喜欢过吗?

毫无交集到同一格都没有过的西皮一时还……真想不起来(等等
而且只要努力去找多半还是能有个两分到一毛钱不等的关系啦(所以说等等啊!
但不是没有可能……我很容易被洗的跪……


三、两部不同作品中出现的人物组成的cp你喜欢过吗?有的话是什么?

一时想不起otz
我不太看Crossover……
但鉴于冷逆腿本质,总觉得是早晚的事……(。(。(。


四、你很喜欢的...

“……请问您家的住址是在……?好的,我记下来了。我们会马上派车,请您锁好门窗,看好小孩,如果能带家人暂避最好……”

好像是因为冬天刚过,午后的太阳显得特别暖和,明亮而且懒洋洋,晒得一屋子东倒西歪肚皮朝天,简直个个都把自己当棉被,还是那种棉花塞得恰恰好,又厚实又松软的老棉被。姜维倒是向来没有春困秋乏夏打盹的苦恼,依旧一板一眼地照着手册接电话;反而是张苞,原本只是休息期间过来喝口水,结果一下子被屋里过于熟悉的气场捕获,脚往桌面上一翘,折叠椅俩腿悬着空都没来得及落下来呢,就头一点一点地犯起了困。

冷不防一张A4纸刷地递到了眼前也没清醒过来,读着表格上面同样一板一眼的字迹也还是头一点一点的节奏。...

《随手涂》

涂多了再看看能不能拿来凑光三十……(。

马克多尔夫人早年是黄金之都远近闻名的美人,虽然当事人只有十分模糊的记忆,特斯坦的长相据说大半随了她。帝国六将军之首家的独生子,剑眉星目,气宇轩昂什么的还算是应有之义,眼睫毛跟小扇子似的——还老长——就让人跌破眼镜了。没表情时嘴角也微微翘着,似笑非笑,宜喜宜嗔;真笑起来还得再加上一颗虎牙俩小酒窝。便是一早把堪称系列永远美少年的脸看到腻歪,路克在魔术师岛见到他第一面,脑袋里还是有若干独角兽大章鱼什么的绕着圈撒起了欢。

汇集起来就一句话:知道你是天魁星,但挂总不用连脸都开吧?!

等混熟了才知道,比起脸,这货真正像了娘的其实是个性:说好听是以柔克刚,难听了...

01 请告诉我你的网名。
Luc

02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无双的?
354,04年8月左右?入了PS2的时候

03 最初使用的武将是谁?
凌统(。
那一代的红衣一直是我心口的朱砂痣啊朱砂痣,整个354都泡在吴传了(傻笑
而明明每场战斗都(靠着普方艰辛地)赢了,指挥战斗的人还是从大都督换成三都督又换成四都督,这种连悲愤都没有对象的世代更替感印象非常深刻

04 对夏侯霸的第一印象是?
为毛要叫人家熊孩子?!<

05 对于夏侯霸的所属势力,晋,你最初的印象是什么?
housanguo,那是神马能吃吗?(傻笑
如果是对于此人所属的最初印象,那么一直是“他算凤凰或者蔬果都比晋来得名正言顺啊这抓得是哪门子...

“哎,我说你够了啊。”
斗神左手却邪右手烤架,切肉撒调料都不耽误,手上行云流水嘴里一刻不停,眼里的精光比滴进火堆的油星子还灿烂。
眼见着一整头野猪迅速成了架子,而且连骨头都要被刮干净了,好脾气的流氓头子也终于按着额角发了话。“别光是吃,干什么来的好歹说句话。”
愈灵者之前念叨着板砖是那么好挨的么光拳头什么的也够喝一壶的啊毕竟……硬在他头上缠了厚厚一圈绷带,这会就衬得表情格外无奈。
“其实吧,我也就是来问句话的。”
战斗法师这才放过别人的晚饭,抹了抹嘴角弯下腰,对着被晚饭放过的人露出堪称无邪气的笑容。
“感觉如何?”
只可惜打从很久以前,任何表情只要出现在他脸上,就都会被群众有志一同地归纳为三个字:嘲讽脸,并...

放大镜下,钢铁的断面也显得惨痛。
机械师眯着眼拼凑它们,手指的动作灵巧又温柔,简直对不起头顶上称得起狂拽霸酷的ID。一堆碎片跟着他的手指跳了三支让人眼花缭乱的曲子,才又勉强显出个旋翼的形状来。
而就在探手摸索焊枪的时候,空气中忽然悠悠飘落了红色的星屑,正正好好落进缝隙里。只听“哧啦”一声,金属红亮了一瞬,便圆满如初。而连同熔岩烧瓶和滴管一并收纳了的暗夜斗篷,也就这样掠过他的眼底。被空投机械打出的破洞还没有补好,看起来让人有点担心。
他今天晚上会守在工房里走不开,让这些机械几近报废的当事人当然再清楚不过。灭绝星辰原本就悄无声息,没有讲话大概也是不想打扰他的专注。
何况星星射线留在眼里的光斑还没褪尽,说什...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

仔细想想也是不少年以前了,见过有个姑娘说,心里有座带护城河的城堡给自家本命,哪怕送不出去呢,天长地久有个念想。现在还是不敢说天长地久这个词,哪怕对着的是那么喜欢的人,可是已经有点懂了,笑。

憋屈且憋屈得毫无道理的357晋传衍生演员梗。暗荣励志真心是一把好手(。

——————————————

天气很好,肚子也很饱,左手飞龙裂空刀,右手破城枪,给太阳晒得热乎乎的抱在怀里不想撒手啊~~

回来正好是饭点,夏侯霸开开心心地跟他哥他爹他叔他伯他舅舅一大家子一起吃完午饭,还磨了刀擦了枪,才刚往墙根下那么一靠,就看见远远一条龙卷黑漆漆地卷过来了。一时间遮天蔽日飞沙走石电闪雷鸣路上的行人全都哭着跑掉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

© 風の結/Powered by LOFTER